书海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书海阁 > 婚谋 > 124章 陷害

124章 陷害

月夜空旷,更兼秋意阑珊,那声音飘飘忽忽仿佛来自好远,又像是近在眼前却被什么阻隔,似长啸又不高亢,若低吟过于嘹亮,诡异莫辨,只让人周身毛孔张开,头皮沙沙。

宁可儿乃为知府千金,养在深闺,体弱胆子小,听这怪声忙问夕烟:“是狼么?”

夕烟本也有些害怕,听她这样问噗嗤笑了:“这是侯府不是荒野,何来的狼?”

宁可儿恍然大悟的样子,抚摸自己心口,双瞳乱转,惊惧非常,连说话都不敢大声:“这是何物在叫?”

夕烟用心听了听,听不出个所以然,摇头:“奴婢猜度不出,小姐尽可放心,侯府护卫重重,任何腌臜物都靠近不得,更何况外面住着咱宁府的人。”

如此开解,宁可儿略略放心下来,招手让夕烟上床傍着自己睡,却听有人突然一声喊:“鬼啊,有鬼!”

夕烟几乎是腾跃而起,平素走路袅袅婷婷的一个姑娘家,被惊吓激发出了潜在之力,她猛扑向床,随后与战战兢兢的宁可儿拥抱在一起。

宁可儿抖抖索索的喊:“人呢,来人啊!”

呼啦啦跑进来几个婢女,皆是满脸恐慌,纷纷禀报:“小姐,外面闹鬼。”

本想叫进人来壮胆,大家如此慌乱更加剧了宁可儿的惊怕,花容失色,娇躯乱抖。

突然有个小丫头指着窗户瞪大了眼睛喊:“鬼,鬼跑过去了!”

随即。屋子里一片惊叫甚而嚎哭声。

闹了足有一盏茶功夫陶嬷嬷才姗姗而来,宁可儿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连连喘息,语无伦次:“鬼,嬷嬷,有鬼,怎会有鬼。”

陶嬷嬷听了半晌总算明白大致,一拍大腿道:“哪有什么鬼,夫人车马劳顿,必是看花了眼。”

宁可儿频频摇头。指着诸多婢女道:“她。她们都看见了。”

陶嬷嬷凝眉想了想,突然掩口瞪眼,她这一状态再次将宁可儿吓傻,随即又听她骇然道:“该不是四爷的魂魄归来?”

登时。屋内鸦雀无声……

继而。宁可儿翻了白眼。直挺挺昏死过去,一是惊吓,二是。本还期冀施耘莽的死是谣传,陶嬷嬷这样说,就说明施耘莽确定死了,大起大落大喜大悲,身子娇弱心更是脆弱,承受不住如此磋磨。

众人七手八脚将她抬到床上,喊的喊、唤的唤、哭的哭、闹的闹,乱成一锅粥。

到底是陶嬷嬷人情练达,指使个小丫头去伯英院喊花羞:“大夫人可是神医。”

那小丫头转头就跑,忽而又掉头:“嬷嬷,哪里是伯英院。”

陶嬷嬷这才想起宁府之人初来乍到,对于侯府并不熟悉,于是亲自去外面喊了侯府之人去伯英院请花羞。

这个时辰花羞刚刚沐浴过,散着一头如瀑长发,同娥眉、翠黛边闲话边缝着一件披风,赤黑色的锦缎做面,微微露出一点点大红的里子,暗想施耘天穿上迎风站着,风拂过披风猎猎,黑红相映,庄重又不失昳丽。

陶嬷嬷遣来的小丫头跌跌撞撞奔来,于门口即高喊大夫人救命。

翠黛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唬了一跳,起身骂了句“皮紧了”,即出来询问事由,随着回来禀报给花羞:“宁小姐被鬼缠身,不知死活。”

那小丫头不明就里,不过是听陶嬷嬷一面之词,如是报给翠黛。

听闻宁可儿出了状况,花羞忙让娥眉、翠黛为她梳头整装,事情紧急,匆匆绾个发髻用一支翡翠簪子固住,抓过披风裹着身子,由着娥眉、翠黛陪同往季贤院而来,只是等她到了,宁可儿被众人连呼带唤外加拍打,已经醒了过来。

翠黛有些不满,对陶嬷嬷道:“我家夫人漏夜而来,就是看你们哭哭啼啼,到底出了何事?四爷还没死呢,整个季贤院一片丧气。”

花羞阻止翠黛:“少说一句吧,待我问问。”

有小丫头搬了张杌子放置床边,娥眉扶着花羞坐了过去。

宁可儿脸色煞白,呆呆的望着花羞,她与花羞年纪相仿,更因在福安居一场会面彼此有了好感,此时抓住花羞的手,惶惶道:“有鬼。”

夕烟从头至尾把闹鬼的事说了个详细。

花羞听罢回头觑了眼陶嬷嬷,不想宁可儿初来乍到,季贤院就上演这么一桩,虽然不确定是有人为之,却感觉陶嬷嬷身为管事脱不了干系,回身反扣住宁可儿的手安慰:“朗朗乾坤,何来鬼怪。”

宁可儿不停晃着脑袋:“真的有鬼,我看见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