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海阁

拾肆。宋府(一)

25天前 作者:鸦青色

陆明懿却没想到,这天夜里,好几位姑娘竟都发起热来,请了好些大夫进府一通热闹,又是各个院子的把脉,又是熬药的,把陆明懿也惊醒了,喝了盏玫瑰蜜调的水,再躺回床上的时候却丝毫没有了睡意。

怎么可能这么巧,同时这么多人都病了,而且都是府里娇养的姑娘,每月都会请大夫进府把脉,身体不说健壮也都是健康的,这样同时病了好几个,怎么看都不寻常。

陆明懿猛地睁开眼睛,想到了一个不算太好的预想,最近府里也没发生什么大事,只有一件,那就是老宁国公给府里所有的姑娘都赏了点心下来。

想要同时让几个人病了,在吃食上动手脚是再寻常不过的手段了,给府里上下所有的姑娘都赏了点心,但是却赏不一样的点心,这样要让其中几个特定的人吃到有问题的点心在容易不过了。

不过这样寻常拙劣的手段,真的是老宁国公做的?陆明懿有点怀疑,这也太明显了,只要有谁去查一下剩下的点心,立时就能知道是谁做的了,那样的话,就算是老宁国公,谋害亲孙女的罪名,他也没法交代。

除非那些点心查不到任何问题,没有最直接的证据,就算猜到是老宁国公干的,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记恨,没法宣之于口。

陆明懿想到这,心里有些发寒,如果真的是老宁国公做的,那么他的目的肯定是赏花宴,为了让西府的孩子参加赏花宴,不惜对东府其他的亲孙女下药,这可真不知道该说老宁国公至情,还是说老宁国公无情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陆明懿就被唤醒,洗漱完坐在桌前用早膳的时候,想到昨晚的猜想,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卫嬷嬷吩咐。

“把祖父昨个送来的点心好生瞧瞧,再悄悄打听一下别处姑娘们有没有吃了那点心。”

“昨晚上事儿一发生,就命人去打听了,那几位病了的姑娘,都是庶出的,老太爷赏的点心都吃了不少,还有剩的也赏了丫头,只不过丫头们都没事,咱们这的点心还有贞姐儿的点心,昨晚上我和吴嬷嬷亲自细细查过了,除了点心里应该有的食材,贞姐儿那份点心里,多了些铃珠草。”卫嬷嬷好歹是宫里出来的嬷嬷,一听发生了几位姑娘都病了的事,立马就想了许多条可能,马上就打发了二等丫头里机灵的去各处打探消息,自己和吴嬷嬷亲自去检查了厨房里所有的食物,包括那两碟点心。

“铃珠草?有什么作用?”陆明懿放下筷子用帕子擦了擦唇边。

“这是一种不常见的药草,主要用来治疗风疹,但是用的时候会有火辣的感觉,所以很少有人使用,除了这个以外,它和一种叫紫炎的香料一起使用,就会引起一种症状,像是发热一样,只要马上停止用这两种材料其中一种,不过三天,发热现状就会消失。前两天西府那头的唐姨太太命人请了大夫进府,给府里的丫头婆子们看诊,有些丫头婆子诊出来有些心神不宁萎靡不振的症状,便从哪大夫手里买了香包来戴,咱们这的一个小丫头也得了,不过立时就被寒泉那丫头拿了送到我这,我昨儿个也拆了那香包瞧了,里头装了不少紫炎。”卫嬷嬷很明白陆明懿真正想知道的事什么,竹筒倒豆子一样就把所有事情说了出来。

陆明懿听完这几句话,立刻就将整件事的大概情况猜想了出来,心里不禁为老宁国公的狠辣寒心。

老宁国公想要让西府的姑娘们去赏花宴,但是王老太太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,除非原本能去的几位姑娘有人不能去了,可怎么样的情况才会不能去了呢?

就只有病了,可府里的姑娘们都是娇客,要一起凑巧病了好几个,怎么也不可能,除非有人用了一些人为的手段。

这手段吧,也不是好耍的,先不说如今东府里头还是王老太太把着中馈之权,府里上下都以王老太太为尊,王老太太向来看不惯西府,哪怕王老太太对庶女不屑,也容不得西府的嫡女踩着东府的庶女。

就单说东府里大房主母是慧安郡主,三房主母颖阳长公主虽然早逝,毕竟还有一个凤阳郡主的嫡女,四房主母薛氏虽然不显,却因为是王老太太亲自求回来的,额外也多有几分照顾,这样算来,不管哪一房,面上瞧来都不是好惹的,手段若是太上不得台面,难免也要被追究。

关闭